教研天地


学子风采——亲情永不下岗 李欣禹


编辑:admin      来源: 亚洲城ca88原创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4-03-28 12:29:48     浏览次数:  



 亲情永不下岗

朱纱罗帐,珠帘垂下,一袭幽梦,扰我心。梦回幼时忆年少,夕阳交织,亲情背影,稀稀疏疏。梧桐树下,身影轮换,只许静景。曰:“亲情。”

初秋的早晨,露水销声匿迹。如果啾啁,是清晨的第一句诗,那么初秋必定是诗香四散。捕风时节,我牵着爷爷的手,漫步于后院。那里曾是我儿时的天堂,没有画楼桂堂,亦无行歌暖袖,些许假山林立园内,好似屏障,隔出了两个世界。一草一木,一世界。在后院的一角生长着一小片叫不出名字的小树,我只知道早春 “有暗香盈袖”,初夏“四面芙蓉开”。树下有一个秋千,两根麻绳结在木板两端的秋千,爷爷亲手为我扎起的秋千,成了我心头之爱。微风轻抚,阳光韶好,落红飘荡,重拾旧好。“泪染轻匀,犹带彤霞晓露痕。”花以最娇艳的姿态现于世,却又惋叹生命苦短,萧瑟的秋风好似一把利刃,割断了花的情愫,在风中回旋着,落定尘埃。免不了黯然消色的惨淡,只能拥顽强入怀,化作春泥,重融根系,随着生命长河的涌流,下一次绽放,浑然天成。爷爷在秋千后推着我,一起一落,不紧不慢,恰似如履平地,稳稳当当,撩起了一丝风,微暖。爷爷口中不停地在呢喃什么,既像是感慨世事万千,又像是惋惜大好秋色。呢喃停止,爷爷只是用手抚了抚我的头,发梢还残留着指间的温度,微暖。落叶归根,是对下一代孕育蓬勃生命奠基,即使年迈,即使残缺,仍旧至死不渝,心间,微暖。

呢喃寄于树,寸步融于海。

那年的夏天,我和爷爷坐在沙滩上,聆听着浪起浪落的回声,细数着稀稀落落的航船,回味着那不一般的青春年华。第一次看海,爷爷用一条纱巾围住了我的眼,让我用心去感受海水的咸涩,白沙的燥热,礁石的申诉。爷爷告诉我,这是尘世间最干净的声音:些许畅远,零落云纷。爷爷的大手拉着我的小手,爷爷的掌纹充满了被冲淡往事的痕迹,写下了一份固执,留下了一份温情。大家赤着脚踩在沙上,留下了歪歪扭扭的一串脚印,那是留在海浪无法到达的地方,有亲情在守护着。寄居蟹来回穿梭,就像是背着房子的旅人,落地则是家,三五成群,便是大“家”。走的越是靠近大海,爷爷就拉我拉得越紧,怕浪卷走我,我也只能在刚没过膝的水中游乐,而爷爷离我总是一步之远。叮咛声不时响起:可以了,可以了,不要再往里面走了。我只是笑笑。沙滩上还有我砌起的城堡,爷爷驼着背,依旧凛然地直直站在那,守护着我的乐土,大家的天堂。

祖孙之间,简单的词藻更显爱。爷爷不多言语,只是一句:女儿当自强。别无他言。依旧一笑,呢喃而语。

在这个充满陌生人的城市里,来者与去者,一日,川流不息;来日,方长。草长莺飞渐浓,高楼广厦渐起。惟有亲情,永不下岗。“女儿当自强”的教诲,铭刻于心。

桃李依依春暗度,谁在秋千,笑里轻轻语。

流水芸芸夏幽逝,谁忆年华,女儿当自强。

亚洲城ca88中学

初三五班

李欣禹
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